Better 3 hours too soon than a minute late—记录宽街之行

离开宽街已经一个月了,终于憋出来了这篇流水账repo,本来没啥写repo习惯还是决定记录一下细节以防自己忘掉。第一部分是sd,第二部分是关于剧的杂想。作为一个每次看戏都写repo但是从来没有写完也从来没有发出来过的人竟然写完了这篇。快表扬我。至于为什么用这个标题是因为实在想不出什么标题就随便扯了一句…对于这句话的理解多种多样,放在这里也算合适吧。



JOJ,一位多么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啊。几乎都是sd最后出来但是基本也每场都走。老解带来了从澳洲买的喉糖作为礼物送给祖宗。然后是海胆,他是个非常神奇的人,还没看过现场的时候在家看澳卡视频就感受到一股亲切感。刚到那几天不巧他脚伤,我们还在担心他的病情,结果刷的第一场海胆就回来了真是非常惊喜。而且脚伤还没有好全。感叹海胆的敬业。

第二天也就是4号又和老解刷了午场,带去了画的画当礼物并且买了新西兰本地的饼干和小零食,后来发现海胆把画挂在了化妆间墙上。老解也带了澳洲的tim tam饼干,海胆看到来自家乡的各种零食立刻化身一个突然兴奋的患者。跟他说我从新西兰飞来看演出他开心的说我也是新西兰的啊,kia ora!(毛利语中你好的意思)


群演小哥,割风伯伯,啊不割风小哥Bruce Landry,也是很积极地一场不落地走SD,我们一致认为笑起来像AT。最后一天也带了点礼物给他因为感觉很有必要支持一下用心演出的年轻群演。


之后等到了Jaons和Joe,老解和我来宽街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想要在关门前见见伉俪两人。老解带的nutella酱,joe说你们太大方了完全没有必要每天都送东西,老解连忙说没关系没关系。(你们这么可爱给你们送礼物心甘情愿!)我塞给了他们事先画好的格朗泰尔和弗以伊,讲真两幅画印出来的效果并没有那么好,但是看到他们开心的收下心里感觉也是值得的。所以送画的迷妹们,一定要注意色差啊色差!还有一次老解跟他们说我们一直觉得和你们合影站在中间简直像是ps上去的,俩人听到笑得很开。

对于Jason和Joe,不论是台上的演出还是台下的交流,不论是艺术层面还是现实生活,我们感觉用所有美好的词语和句式形容他们都不为过。



当天午场小马小珂都是替(如图)分别叫Devin IIaw,Melissa Mitchell。Devin超可爱是个阳光boy(图片来自Melissa的ins

很巧的一件事就是阿占告诉老解我们刚好赶上Jason的生日,于是我们打算送百合花,其中有一个原因是我们想起了伉俪唱过的秘密花园选曲Lily's eyes.“She has her eyes, she has Lily's hazel eyes.” 同时Jason也有双hazel eyes啊。

老解也在联合国的礼品店买了贺卡,本来我负责买花,但是人生地不熟,当天下午跑了时代广场附近几条街出了一身汗问了好几个保安和服务人员都不知道哪里有花店,赶忙给老解打电话,终于她在开场前二十分钟买到了白百合。当天晚上散场依然是Jason先出来,本着已经很晚不能再耽误他们太多时间的原则塞了花和礼物,希望俩人好好庆祝。Joe随后提着蛋糕依然很耐心地和大家签名合影。真心感叹一句伉俪两人简直人太好,一场不落地走SD。



当天的阿让,带着烙印出来的毛茸茸的Will,笑得很开朗,认真地在老解和我的书上签名。

无论台上还是台下都很老板老板娘的老板和老板娘。Master of the house, Beggers at the feast气氛调动得都非常好。



随后是七月八日,在纽约的最后一天,也是老解和我一起看的最后一场,出了后门连忙慌张地整理包花的纸,这是第二次买了花送给伉俪,是爱尔兰风铃草和百合,后来发现爱尔兰风铃花语是good luck,非常符合老解和我的心境啊:I wish you all the luck in the world, I really do. 在SD分别跟Jason和Joe告别说我们明天就要离开纽约了,Jason看起来有点惋惜的说Ohhh you are leaving. 然后是Joe,Joe一直是很热情的,抱人很用力。

用老解的话说,秉承着一定要给海胆紫色系的花于是挑了绣球花送给他。一个出汗体质的海胆,加上纽约闷热的天气,感觉走SD也是很辛苦。作为观众表示很感激。拿到花的海胆,“太谢谢了我真的想抱抱你们然而出汗太多了。”说起海胆的性格真的很南半球,笑得也爽朗,感觉就是十分亲切,像热风在你脸上胡乱的拍,完全没有隔阂和距离感。


同时比较巧的是祖宗前一天在推上询问哪里能买到枇杷膏,jou告诉我们中国城有卖,我们得知后第二天中午便跑到中国城的药店买了来,因为前一天答应了祖宗。同时也准备好了礼物和花,下午本来以为万事俱备,又突然想起取票的卡并不在我们手上,捧着花束和礼物从宾馆跑到soho又打了个车无比慌张地往剧院赶,下雨又塞车的情况下能准时赶到剧院简直是奇迹,到了剧院老解简直要昏倒,感谢那位带我们赶路的和善黑哥司机。


之后我们都万万没想到的是能堵到Mark。完全没有想象中的高冷,反而摘下耳机非常耐心地听我们说完话然后笑着合影。Mark,一个唱法个人风格明显的领袖,一个一点也不网瘾的插画家,社交网络上仅有的一些照片中能看出他的笑容是属于那种发自内心的,很有亲和力很温暖的笑容。真心喜欢这位散发光芒的大E。


(简单粗暴马赛克。)

——————————————————————————————————————————

接下来我和老解在美西玩的几天就是看着景色看着照片不停碎碎念,伉俪怎么这么好啊海胆怎么这么可爱啊祖宗这么这么棒啊疯狂叹气。我们甚至还很严肃地考虑过要不要飞回来看末场,最终还是决定让七月成为宽街之行的终点。“如果他们不是这么快就关门,就算明年才关,我们可能还会好受一点”老解说。

从美西回来,老解回了澳洲,我自己在宽街的最后一天连刷了午场和晚场,午场的时候去取票, box office的阿姨见我第一句话是:好久没见到你啦!我愣了一下说我明天就走了所以今天来看最后两场呀,阿姨还一脸震惊问我去哪;包括之前我们塞给保安bob零食,他说love you ladies等等,深切的感受到Imperial theater真的从里到外,从台上到台下,从演员到工作人员都那么亲切。 看到这些的尽心尽力的工作人员和演员,同时想到有联系的在西区的姑娘们,看亚巡的大家,你们都是故事的一部分。

午场结束SD人不是很多,第一个出来的是当天的替补小e,Cathryn Basile. 刷的六场中总共看到了三个小e,us的这个姑娘是我看的3位里面最喜欢的一位。个人一直对OMO比较免疫,这个姑娘的唱法是第一次听哭。最后几句I love him完全带着哭腔,感情非常饱满。小珂小马唱AHFOL的时候她会蹲在角落抱着头堵耳朵。


然后是Jason,签到我面前略带惊喜地说ohhhh Hello!大概是记得我的,问他舞台上还那么热吗他说今天还好但是有时很热,毕竟戏服也比较厚你懂得。我说我朋友已经走啦她也非常想你们,然后掏出了我和老解从美西买来的印第安人纪念品给他。等的过程中和旁边一个意大利的迷妹聊了半天。她也是来纽约旅游专门来看伉俪的,自己写过一首ER主题的歌(妹子们真的都太厉害了),一脸激动地说joe简直是最好的格朗泰尔之一,并希望jason还能有机会再唱大E,我表示很懂。然后我们两人一起等Joe出来,Joe说记得妹子曾在推上圈他那首歌,赞扬了妹子的才华,看到我再一次表示了想去南半球玩。

当天晚场的正选小马Chris,挺好看的小伙子但是SD拍的照片总是一不小心就拍成颜艺……同时小珂妹子Alex Finke还是不错的,一个中规中矩的小珂。


当天晚上的海胆,我跟他说明天就要回新西兰啦很可惜没有时间来看末场,并祝他迪拜巡演顺利。他说了好几遍send my love to NZ。同时也跟他提了提我们很想念你和塞萌,海胆的反应也很激动,表示思念塞萌并且说很可能会再一起唱歌,不会是les mis但是很可能会一起唱其他。

那几天小e正选Brennyn貌似不在,晚场是另一位us,Ej Zimmerman,声音比另外两位小e更脆一些。


附上一张正选爱潘妮Brennyn的照片,唱功一流,感叹过妹子的声音是真的棒。


芳汀Alison,曾在Wicked美巡唱过Elphaba,13年宽街的Matilda唱过Miss Honey。被颜值和唱功圈粉圈得死死的,我跟她说你每次IDAD都唱哭我了!她会心地笑笑。笑起来很温柔春风拂面一般。有点忐忑地塞了包巧克力并表示很快就要离开纽约了所以送点小礼物给你,她开心地自己很喜欢巧克力。最近刚刚知道她今年内就要结婚了,真心实意地祝福她。


在可能赶不上地铁的情况下还是等了下压轴的祖宗聊了几句,差不多也就是多么喜欢你的JVJ你有多么棒,无可挑剔,wish you all the best什么什么的,并感谢他每天尽心尽力带来的演出,祖宗边听边点头。

在宽街大悲的经历差不多就是这些,从奥克兰飞到纽约,深刻感受到纽约是个各个方面的精神食粮绝对不缺的城市,即使没有LM,城市空气中的浮躁分子也足以让我这种不耐平淡的人感到兴奋(褒义的浮躁)。对于宽街LM带来的亲切感,套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they make the face of this city so fine that the world will be in love with them.

写到这里发现没有和老解两人在sd的合影有点遗憾。能有这样的机会看现场,送给他们礼物并且表达自己的喜爱,我觉得已经足够。说到送礼物跑一句题,之前也和老解也说过送礼物的事情,在纽约呆的时间不长,来宽街也是机会难得,考虑什么样的礼物适合送,跑过杂乱的中国城,对比过好几家花店,都是尽量送不给他们添麻烦,好拿,同时也有意义并且走心的礼物。演员走sd本身已经是义务之外的事,每次看剧等sd也都是怀着感激的心情去的。个人觉得等sd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索要合影签名等等,而是认为,作为粉丝能有这样的机会要向他们当面地表示感谢,支持和喜爱。不只是主演,群演和us也都是一样。离开宽街之后回想起来才发现还有很多想说的话没来及对他们说,

"Have I said too much?

There's nothing more I can think of to say to you.

But all you have to do is look at me to know,
That every word is true."


——————————————————————————————————————————


对于剧本身,印象中的对于主教递烛台时阿让的反应,有的阿让是被感动得涕泪俱下无比惭愧,有的阿让是一脸懵逼,祖宗大概介于两者之间。家暴歌祖宗JVJ的那句and l wll raise her to the light是转头回去对着沙威唱的,有种挑衅“你来啊你来打我啊你打不过我我要去接珂赛特了”这样谜一般的笑点。

沙威是个艺术家,喜欢出奇制胜的艺术家。1815年的土伦,沙威看着囚犯冉阿让穿上红马甲拿着黄票离开,1823年的蒙特勒伊,沙威给马德兰市长披上绿大衣;法庭上市长坦白自己是24601,沙威一脸不相信紧盯着市长走远的背影;1832年的巴黎下水道,” I will be waiting,24601."冉阿让背着小马下去,海胆鲨会伸出手去追两步。每一次你都看着他离开,最后你也没有等啊。

假装挥警棍恐吓小G,小G跑远海胆鲨会无奈地摇头笑笑;Stars唱得很虔诚很有气势。那句God be my witness的语气最虔诚最打动人。

跳河歌,信仰崩塌的海胆沙,神情, 语气,呻吟,真的有种威严冰冷的雕像支离破碎的感觉,真的感觉心疼。他唱he gave me back MY LIFE的时候,那句MY LIFE很歇斯底里,不同于其他沙威。很喜欢。我觉得我简直能把海胆的沙威吹上天,气场唱腔把握得简直完美。

Paris look down,不管刷多少遍,看到弗以伊和古费首先从混乱的街道中间跑出来还是会小小地窒息一下。随后小马和领袖一开口的感觉就是,嘈杂混乱的人群中响起清澈有力的声音想让人不自觉地去追随。还有一场mark在场before the barricade arise那个arise的长音磕巴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2333

场景切换到穆尚咖啡,倒吸一口凉气。人民之歌,Jason弗以伊站在高处手拿红布高唱Will you give all you can give简直身披希望的光芒。全剧最美画面之一。这样的老弗怎么能不爱呢唉。还有热安挥旗很卖力。说起Jason,个人感觉比起E来他更加老弗。"The orphan who adopted the people" 谜之感觉Jason身上温柔的特质很符合想象。

Mark领袖和Joe酒鬼感觉还蛮有火花的哈,没有太多的肢体接触倒是有种寒冰慢慢融化的温度和恰到好处的距离感。拉马克之死,如果说其他大E有种百万狂喜的话,Mark就是中了百万狂喜还憋在心里偷乐不告诉ABC们自己中奖了的E。有一次孔雀E唱到大概On his funeral day they will honour his name with the light of rebellion ablaze in their eyes的时候同时揉了揉坐在一起的R和小G的脑袋。还有次Mark领袖在街垒上拿旗杆的时候红旗糊到了Joe的脸上23333。

下半场第一首领袖唱完they will do what is right,markE拿过joe酒鬼手里的酒瓶,塞了一把枪给他——会是艰苦的战斗,但你要随我来。对比复排首卡大E的态度感觉markE对酒鬼简直温柔甚至还有些关心。Joe酒鬼看着手里的枪仍然懵逼,追在大E身后像是想解释什么。

DWM,Jason老弗的声音是很让人安心的那种;酒鬼对着领袖唱is your life just one more lie对视的时候感觉孔雀E步步逼近下一秒就有冲上去抱一把R来安慰他的冲动(然而没有。)然后R独自走开到角落喝闷酒,E叫来小G让他去安慰R,我的妈我要窒息。看的最后一场座位是upper第一排,视角太好,ODM看在人群前方踏步的mark大E真是金光闪闪。谢幕站起来鼓掌一览无余。

BHM,小马枕着小e的帽子入睡。

BHH,祖宗唱完会用怜惜的眼神若有所思地看着熟睡的小马。想起其他姑娘写过的repo,祖宗像是唱给整个街垒的。

Final battle。每一枪声都伴随着一道刺眼的白光打在街垒不同的位置上。如果再给我一次看的机会,我一定要看清每束光分别打的都是谁然后记住每一个人倒在街垒上的样子。领袖冲上街垒,酒鬼踌躇了一下,紧随其后,伸出手去是想触碰也是想抓住街垒顶上的领袖。大E掉下去那一幕街垒那边的光打的非常好,分明就是一座充满曙光的坟墓。Joe大R随后喊的是歇斯底里的一句long live republic I am on of them。(重磅炸弹)还有一次听到貌似喊了弗以伊。Joe在SD也说到这两句是书中来的。这种代入感情的演出效果总是震撼的。

没有哪次看到沙威举着火把出来看马车上的大E小G尸体是能不哭的。尤其背景还是BHH的调子。他们曾那么年轻啊,一个个逝去的春夏秋冬他们却再也见不到了。空桌椅,Chris马唱腔有一些一言难尽但是空桌椅还是很打动人。ABC集体吹灭蜡烛后退消失在阴影里,领袖最后下台前举起蜡烛对着小马停留了一下,用一句ham的词,"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抬眼看见阴影里的cafe musain,每次这里都会被狂戳泪点然后想喊不要走。

ABC集体复活参加小马婚礼,舞会上的小伙子和姑娘们怎么这么可爱啊。老板老板娘很能调动气氛,特别棒,很有夫妻相(你

最后,有人看epilogue能不哭吗,没有。每次芳汀开口Come with me where chains will never bind you都是我的泪点。我看最后一场的时候左边坐了一位阿姨右边坐了一位奶奶,从小珂的Papa you are going to live俩人不约而同开始哭。很喜欢小马小珂看完信渐渐跟着开始唱天堂大合唱的处理。

非常喜欢宽街现卡,不由感叹可能很长时间都看不到这么可爱的卡司们了。十分想念。语无伦次打完了全篇,感谢你们看到这里。也感激同行的老解和co姐,以及分享经历的乙醇和jou。感谢每天卖力演出并且耐心走sd合影签名的他们以及每一个以各种方式参与到这个故事中的人。

希望自己不会这么快忘记这许多珍贵的细节。

多么爱那些活在书里和剧里的人啊,每一个,都鲜活,都历历在目。









评论(9)
热度(35)

© 鼓山芋 | Powered by LOFTER